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营销活动

针对2020年“脱贫攻坚工作”,刘永富这样说——《读懂中国》

2017-05-19


针对2020脱贫攻坚工作,刘永富这样说

 

大家都知道,2016年是全国贯彻落实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,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首战之年,也是我们扶贫开发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。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先生,围绕这一主题这样说。

 

 

答问实录

 

记者:刘主任,我想请问一下今年精准扶贫的计划里提到要集中攻坚,第四个是陈规陋习,重点解决群众因婚丧嫁娶讲排场、搞攀比等导致的致贫返贫问题。请问,今年在集中攻这第四个方面有哪些具体的措施?谢谢。

 

刘永富:确实像你说的一样,贫困的原因是多种的,其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因为陈规陋习造成的。解决这个问题是一个长期的任务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。我们要抓紧做,要加强思想教育,通过村民的民主自治方式来做这个事情。比如有的家庭本来很穷,一家一年的收入只有一两万块钱,他办一场婚事,还不算彩礼,花个十万八万。丧事也是大操大办,这样的陈规陋习,对婚丧嫁娶大操大办造成了致贫或者返贫。对这一类情况,我们一方面要做思想工作,让他们改变思想观念。另一方面,推广一些地方的成功经验,有些村里的村民委员会,成立一个红白喜事管理委员会,结婚当然是好事,可以办上三桌五桌,每桌三百五百元,甚至再多一点,根据你家里的承受能力来确定标准,份子钱也随得比较多,越随越多,大家就想把份子钱吃回来。这两方面,红白喜事管理委员会都要管,一方面管办事的人,另一方面管随份子的钱,不能超过一定标准,像50 块、20 块、100 块。现在我们主要是通过这方面基层的自治,民主的管理,再辅之以思想教育工作来逐步地解决这个问题。谢谢。

 

记者:我想提的是关于扶贫资金安全的问题。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,社会关注度很高,山东也是在全国率先将扶贫资金审计贯穿到了扶贫的全过程。然而现在,基层干部挪用扶贫资金等这种违法的案件时有发生,侵害群众的切身利益,在脱贫攻坚的决胜阶段,要如何加强扶贫款的监管,真正发挥救命钱的作用。还有一个问题是在扶贫资金整合方面,现在中央和地方层面分别还存在着哪些阻碍,要如何解决?谢谢。

 

      刘永富:扶贫资金有效使用对脱贫攻坚至关重要,中央重视、社会关注,这个问题既是一个老问题,又是一个新问题。我们必须要始终抓住不放,要把它解决好。第一,就是改革完善我们的制度,如何分配、怎么使用,这个事情要把它设计好。这几年我们做了一些工作,应该说这一项工作目前基本完成。第二,要加强严格的监管。这几年监管的力度越来越大,由于这项资金涉及面广、线长,一直到县乡村,可以说分布在全国各地,尤其是基层监管的难度还是有的。但是总体上讲,是在逐步好转的。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些情况。一是2013 年审计了17 个县,问题资金占被审计资金的15%2016 年审计了30个县,问题资金是3%,所以这个比例还是大幅度下降。二是以前贪污的、浪费得多,现在趴在账上的滞留资金是主要的。第三个是以前在市县层面也比较多,现在主要是在乡村两级。我们的资金监管要根据这些新发生的变化,要调整方向,重点要向基层延伸。基层延伸首先要加强教育,要普及知识,要让老百姓了解这个制度。所以,现在我们要求每个县建立扶贫资金项目数据库,把项目、资金进行公示、公告,要自觉接受社会基层和群众的监督,这样一监督,他就会收敛一些。

      另外,实事求是讲,资金大量增加,中央和省级拨付速度加快了。但是,县里在我们基层乡村做产业项目的时候,能力还是有一些不足的,基础不是太扎实。所以要培养基层干部的能力,这也是重要的方面,把这个钱花好,怎么花钱,这都是出现的一些变化,我们还有不少监督的手段。

      第三,严格查处,发现一起查处一起,绝不姑息。带电的高压线不是一种宣 示,是一种要求,是一种做法。我手头有一个数据,纪检监察部门2016 年查处了16000 多个问题,处理了19000 多人,检察院系统处理了1800 多人,省级发现的问题处理了100 多人。财政部、扶贫办去年搞了一次集中的检查,处理了1000 多个问题、1000 多人。我们国务院扶贫办还有一个“12317”监督举报电话,开通两年来,收到1 万多个电话。我们希望通过严查严管,把扶贫的钱用好,发挥它的效益。我们也请社会各方面都来监督,大家共同树立一个信心,一定能够把这个钱用好。谢谢。

 

      记者:请问刘主任,我们在采访当中会发现这样的情况,不少地方把扶贫基金投资给企业,企业再分红给具体的贫困群众,贫困群众似乎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参与感,这种现象在全国是不是普遍?未来如何提高这些群众的参与度,真正让他们有致富的技能?此外,我们感受到物质扶贫似乎已经很多了,那么精神扶贫应该如何推进?谢谢。

 

       刘永富:发展产业脱贫仍然是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的主攻方向,最终还是要靠发展产业来脱贫。易地扶贫搬迁,光搬走还不行,得发展产业才能增收,即使是出去打工如果没有产业你上哪里打工?所以必须要靠发展产业来脱贫。

    企业是市场的主体,它对市场风险的应对做得比较好,比较有经验。所以还是要在发展产业当中发挥企业的带动作用,贫困户的知识技能很难办起企业,得跟着企业走。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履行社会责任,帮助穷人。贫困人口是脱贫的主体,企业就是发展产业的主体。所以我们的扶贫工作确实政府要引导,但是仍然要市场来运作,穷人要参与、企业要带动,要形成这么一个好的机制。

    但是,各地在探索过程中,有的做得好,有的做得可能会差一些,就出现了你说的这些问题,就是把它搞简单了,简单粗暴操作,把钱给你,你就给穷人发钱,我们不主张这个,这个要逐步纠正。企业可以按照国家扶贫的政策享受一些信贷等方面的支持政策,它必须把贫困人口带动起来,要让贫困人口在他的企业里通过自己的劳动能够脱贫致富,这是我们要的一个机制。谢谢。

 

     记者:在过去的几年扶贫工作中,向农村派驻了很多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,这些下派的干部为贫困地区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但是也有一些有水土不服的情况。请问,我们下一步的扶贫工作中有哪些措施?如何让这些驻村干部能够更好地和扶贫工作相结合,激发出农村的内生动力?谢谢主任。

 

    刘永富:向贫困村派驻村工作队是脱贫攻坚的一项重大措施,是党中央决定 的。就像我们派过土改工作队。这一次向所有的贫困村派第一书记和工作队,就是因为贫困村缺乏人才、缺乏资金、缺乏干事的人,所以把这个驻村工作队派下去, 帮助他们脱贫,在脱贫的过程中,把当地的村两委带头人再培训出来,若干年以后,我们完成了脱贫攻坚战,驻村工作队撤走,留下一支不走的工作队,培养当地的 人才,包括贫困村人才回流,是这样总体的安排和设想。

      这些驻村工作队员都是响应中央的号召、党的号召、政府的号召,申请到村里去帮忙,他们都是满腔热情,在单位绝大多数的同志都是表现优秀的好同志。但是,这个事情不是因为你主观愿望想干好就能干好的,既有自身的条件,又有外界的条件。所以去了以后,多数很好地发挥了作用,有的还得到了提拔重用,有的甚至留下来,有的离开的时候老百姓不让走,恋恋不舍,最后又留下来了,有的一干就是三五年。确实有一部分去了以后主观的想法和客观的实际有差距,有一些城市的孩子没到农村去干过,即使是农村的孩子,现在读书、考大学,有一些农活也不会干了。所以,老百姓有一个认可的过程,他也有一个适应的过程。至于你说的有个别人有一些不良行为,那是少数,不代表主体。对好的提拔,对不太适应的我们把他换回来,有的省去年一年换了1000 多人,对个别影响驻村工作队形象的也给予了处理处分。所以,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也是有的,但这项工作的主流趋势是好的。谢谢。

 

——本文摘自《读懂中国》

 

<<返回列表    <<返回首页